• <xmp id="4648m"><nav id="4648m"></nav>
  • <menu id="4648m"></menu>
    <xmp id="4648m"><nav id="4648m"></nav>
    <xmp id="4648m">
    <optgroup id="4648m"><optgroup id="4648m"></optgroup></optgroup>
    <optgroup id="4648m"><optgroup id="4648m"></optgroup></optgroup>
  • 回家過年

      ◇胡新華

      早晨,一聲雄雞“喔喔喔”報曉,夢中幾聲零碎的爆竹聲。睜開眼,天已大亮。臘八已過,年一天天近了。街上一天天熱鬧了。

      小時候奶奶說,臘月天熱熱乎乎不像過年。俗話說“三十的夜晚黑幽幽,狗子不吃麥米粥”“瑞雪兆豐年”。過年下大雪了,一家人圍著山炭火盆烘火,才像過年。

      冰天雪地,瓦檐下掛著手指粗的凌冰,暖暖的屋子里煙火彌漫,紅泥小爐,家人圍坐,燈火可親,長汀河冰窟窿里撈起的鱖魚煮豆腐,小鐵鍋沸騰,撒上一把青蒜葉,香味撲鼻,津津有味品嘗一鍋雪白的鮮味,一邊慢慢說著話,一邊呷一口老酒,細細地咀嚼著年味兒。

      門楹貼著紅春聯,娃兒們提著燈籠滿地跑得歡,堆雪人,放鞭炮,串門作揖互相拜年,皂市人過年見面打招呼,開口總是:恭賀你郎……這舊時老俗套,沿襲至今,鄉音不改。只不過如今過年,下大雪天很少,更難遇見過年下大雪。即使下了雪,河里再也撈不到雪花鱖魚了。

      家鄉一代又一代孩子們讀書或打工離開了老家,他們謀生的城市也就成為了家。他們在異鄉成家立業,似乎也無所謂回家了。

      疫情,更使想回家過年成一種奢望,一種“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惆悵。

      然而,家有老母,我每年必須風塵仆仆地趕回老家過年。

      窗外,灰蒙蒙的天,冷雨霏霏,小街上川流的雨傘仿佛也是灰色的,一輛輛汽車轟隆隆地在樓下街上駛過,濺起滿街的雨水,車尾噴吐黑色的煙霧。誰家的孩子點燃了煙花爆竹,啪啪地爆響,漫起滿街硝煙味,混合著餛飩的香味。小街上兩家酒坊擺滿酒缸,自釀的酒現放現賣。一筐筐堆成山尖的高大麥酒糟香氣四溢,飄滿小街。

      通往農貿市場狹窄的小街巷人流紛攘,高掛的遮雨篷襯著灰暗的天。集貿市場格外繁忙。各類蔬菜和水產品以及蓮藕、慈姑和荸薺從手扶拖拉機上一直擺到地上。琳瑯滿目的糖食、年糕、糍粑、荷葉子、翻油餃擺滿檐前攤上。

      竹籃裝滿雞鴨鵝,撲騰騰地,叫聲此起彼伏。小販叫賣聲,攤位前討價還價聲不絕于耳。

      長汀河邊是一片寂靜的世界,光禿禿的枝丫佇立在岸邊,寒風凜冽中,河邊人家籬笆墻后,老母雞下蛋了,咯咯咯噠地叫著,一聲接一聲。

      河上一只野鴨鉆出水,它孤獨地泊在河中央,怯怯地四處張望,也許它發現我晃悠的身影,一個猛子潛入幽暗的水中。幾只麻雀在河邊人家瓦檐上嘰嘰喳喳跳來跳去,屋檐下,紅菜薹開著黃色的小花。露臺一隅,晾掛著一串串曬成醬紅的臘貨。

      幾家超市年末促銷,街上披紅掛彩的廣告車喇叭聲嘶。寒風刺骨,雨絲淅瀝,仍擋不住人們辦年貨的熱情,超市里燈火通明,人頭攢動,打折的便宜貨一掃而空。導購員不住地提醒亢奮搶購中的人們:“請大家戴好口罩,注意間隔距離!”

      新城廣場橋頭一帶停滿了車,橋上車來人往,絡繹不絕。

      一位憨厚的農村木匠每天在我家街邊擺賣自己做的小木凳子。他做的木凳有著與他一樣的厚實感。

      他來自湖田村河邊小村莊。村前,泊在河灣擺渡小木船出自他粗糙的大手。生在河邊的他年輕時是打船木匠,打造了一條又一條大大小小的木船,大的船,至今仍漂泊在遠方江河湖泊,小的船,靜泊在村前河灣或屋后小塘里。

      孩子們都成家立業,外出打工了。他和老伴留守村莊照看孫子,空閑做些木工活,這些小小的木凳木椅,彰顯一種純手工打造的木質之美感。

      身在嚴冬,村前河邊衰草枯黃老去,綠綠的油菜寒風中抽薹開花了。

      春天就要到了,無論多么寒冷,一年又一年,河邊的油菜依舊年年開出花來。

      沿著老長汀河邊走了很久,一直走下去就是一條新修的高速公路大橋。車輛呼嘯遠去,橋下,塘邊老樹、小屋靜悄悄。

      午間,灰色的天空漸漸變成白亮。我走在獅子碼頭小巷口。記得舊時冬天,賣豆腐腦的猴爹在巷口開了一家洗澡堂。

      大年三十晚上,吃了年夜飯,父親會帶我到這澡堂洗個澡,熱氣蒸騰的澡堂子里,口渴了,會吃到一串猴爹賣的削皮荸薺。

      在巷口有個吆喝賣燈籠的眼神不好的老篾匠。成串的燈籠插在稻草把子竹竿上。燈籠用細篾編成方形或圓桶狀,用白色的油紙糊成燈罩。點燃插在燈籠底座上的小紅燭,燈籠上“歡度春節”“長命百歲”等火紅的字眼格外耀眼。我手提著燈籠興高采烈,這是我童年過年最快樂的時光。

      小巷子有很多小孩子提著燈籠,大家把燈籠碰在一起比一比誰的燈籠最亮。有大人引著孩子提著燈籠走出巷子來到獅子碼頭,圍繞那石獅子轉一圈,討個吉利,來年逢兇化吉,四季平安,萬事如意!

      如今獅子碼頭變成了“獅子橋”,那兩頭獅子不知去向。過年了,沉寂的小巷熱鬧起來,從早到晚,絡繹不絕的人從五華山寸土坡下來,從雪洞、戲巷子老街那邊繞過來,行色匆匆地走過這條狹長的小巷,走過獅子橋,前往新城廣場超市辦年貨。

      人們二三結伴而行,人來人往。有的一手牽著孩子,一手拎著年貨,孩子懷中擼著五顏六色的煙花鞭炮。

      這條巷子上原本有座木過道樓,舊時是胡源茂四房秀川爹開的茶樓,古典的雕花木窗,正對著河岸楊柳碧水,白帆清風,石獅古埠莊重肅然,古韻蹁躚,是古鎮文人墨客常聚之地,可惜呀,這些美好的遺跡早年已被拆了。

      可是,那些小巷深處的年味,古鎮舊時的雅韻,年代越久遠卻越馨香。

      (作者系天門皂市人,現居上海)

    熱點圖片

    天門要聞

    天門綜合

    在线观看片免费人成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心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