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4648m"><nav id="4648m"></nav>
  • <menu id="4648m"></menu>
    <xmp id="4648m"><nav id="4648m"></nav>
    <xmp id="4648m">
    <optgroup id="4648m"><optgroup id="4648m"></optgroup></optgroup>
    <optgroup id="4648m"><optgroup id="4648m"></optgroup></optgroup>
  • 漁薪中藥材產業悄然起步

    去年11月,漁薪鎮農民收獲半夏。(通訊員 吳翠 攝)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廖志慧 通訊員 吳述明

    10月20日,漁薪鎮潘渡村,農田里挖機轟鳴,一座座鋼構大棚正在成型。

    “一開局就是大手筆!這里將建成荊半夏良種繁育基地。”澤樺生態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負責人郭建新指向大棚,“爭取12月份開始種植。”

    在這個萬畝中藥材產業化項目的周邊,正悄然崛起多個中藥材種植基地。當地負責人介紹,隨著種植結構的持續調整,以及中藥材在抗擊疫情中顯現出的積極作用,中藥材種植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

    讓野生荊半夏變規模種植

    打開編織袋,抓一捧裹著泥土的半夏,看一看顆粒大小、成色……在朱文臺村強波荊半夏種植專業合作社的倉庫里,來自甘肅的半夏種植大戶趙旭文對合作社負責人陶黎波點點頭:“質量不錯。”

    從事荊半夏種植10多年,到這里買種子是趙旭文每年的固定行程。“最開始也到其他地方買過種子,但試驗下來,還是天門的最好,產量穩定、顆粒均勻、粉質好。”他說,“這次要買8噸左右。”

    陶黎波是漁薪鎮最早探索中藥材種植的。1994年,陶黎波開始收購、銷售野生荊半夏,對半夏有了一定的了解。

    “市場供不應求,野生半夏產量又不穩定。”他動起了心思,“何不自己種呢?”

    2003年,陶黎波邁出第一步。“最開始有很多‘異想天開’。” 他笑著回憶,“挖半夏很費勁,我就想,能不能把種子裝在一個袋子里,收獲的時候把袋子一提就行了,結果它長都不長。”

    經過反復試驗、找資料學習,陶黎波掌握了半夏的種植方法,試驗基地從幾分田擴大到了幾畝田。“只要管理得好,每畝田收益1萬元以上不是問題,而且半夏是一次性投入,持續收獲。”陶黎波指著基地一塊已經成熟的半夏,“那是2015年種的,現在還能穩定產出。”

    2014年,陶黎波成立合作社,開始大規模種植荊半夏。僅朱文臺村,半夏種植面積就有500多畝。

    萬畝中藥材產業項目落戶

    以荊半夏種植為代表,漁薪鎮中藥材產業悄然起步。據鎮里2018年摸底統計,全鎮中藥材種植發展出荊半夏、虎杖、白芨、白芷、黃蜀葵等多個品種,面積達到1723畝。

    “農業要增效,必須進行產業結構調整。”漁薪鎮鎖定中藥材這個產業發展方向,有針對性開展招商引資。

    今年,該鎮引進武漢興嘉業堂醫療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和湖北澤樺生態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打造萬畝中藥材產業化項目。

    武漢興嘉業堂醫療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走精品路線,以后計劃種植一些非常規的品種。

    湖北澤樺生態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主要圍繞荊半夏做文章,延伸上下游產業鏈條,將打造生態產業園,發展農旅融合。

    “新冠肺炎疫情讓大家進一步認識了中醫藥的價值,荊半夏在天門屬道地藥材,有地理優勢。”郭建新對這次投資信心滿滿。

    “我們第一期就要建1000多畝的大棚,工廠化種植荊半夏。”郭建新說,以后計劃把天門的荊半夏種植大戶都聯合起來,抱團發展,打響品牌,提高競爭力。

    村民有了增收新渠道

    中藥材產業的崛起,給漁薪的田間地頭帶來新氣象。

    在青山村黨支部書記徐三華看來,產業結構調整是農業發展的趨勢,但對農民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農村人口老齡化、沒技術,也沒資金。”

    “興嘉業堂公司最初在村里流轉土地時,很多村民還比較抵觸。6月份,公司試種100畝荊半夏,用工70多人次,大家看到了增收的新渠道,現在有90%的村民表示支持。”徐三華說。

    潘渡村黨支部書記江拜拜同樣為土地流轉的事忙得團團轉。“雖然很多矛盾需要調解,但引進市場主體是一件好事。”她說,近一個多月來,村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澤樺在村里流轉了2800多畝土地,村里的兩條主要灌溉渠疏通了,生產路拓寬了、還安裝了路燈,不少村民已經在基地務工。

    熱點圖片

    天門要聞

    天門綜合

    在线观看片免费人成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心晴网